大熊猫保护进入“国家公园”阶段!四川将建大
ʱ䣺 2019-09-11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四川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新闻发布会(第四场)于2019年9月9日(星期一)上午在成都举行,四川省生态环境厅、省经济和信息化厅、省自然资源厅、省住房城乡建设厅、省水利厅、省林草局负责同志围绕“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助推建设美丽四川”进行主题发布和答记者问。

  大熊猫是四川生态文明建设上的一张闪亮名片。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四川在大熊猫保护上经历了哪几个“大动作”,其中有哪些创新之处?

  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包建华在回答记者提问时首先给大家介绍了大熊猫的起源。包建华表示,大熊猫身世古老,800万年前人类尚处于森林古猿时期时,大熊猫的祖先始熊猫就在地球上空前兴旺,被誉为动物界的“活化石”。150年前,法国传教士、生物学家戴维在四川穆平(今雅安市宝兴县)邓池沟认识到大熊猫,随后用科学命名法正式对其命名,大熊猫从此走入世界的视野。

  “大熊猫一经亮相,就以其憨态可掬的外貌、黑白的体色和极高的生物学研究价值,以及它寓意的顺应自然、太极阴阳、和平友善的中国传统文化精髓,成为全世界人类最关心的明星物种。”

  对大熊猫的保护分为了几个时期。包建华介绍,初期为建立自然保护区,就地保护。为保护大熊猫这一珍稀濒危物种,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都倾注了大量心血。上世纪50年代,新中国刚成立不久,中央人民政府就发布了相关规定,要求各地人民政府要妥为保护珍贵化石及稀有生物,提出大熊猫严禁任意采捕。60年代,国务院又发出严禁捕猎大熊猫、东北虎等56种珍稀或特产动物的指示。根据国务院指示精神,1963年,四川建立了汶川县卧龙、天全县喇叭河、平武县王朗、南坪县(九寨沟县)白河等第一批以保护大熊猫及其森林生态系统的自然保护区。70年代开展了珍贵动物调查(第一次大熊猫调查),开启了四川建立自然保护区、规范保护大熊猫及其他珍稀野生动植物的历程。

  高速发展阶段开展科学研究,确保小种群续存。包建华介绍,从改革开放到2016年底,是四川大熊猫保护的第二阶段,也是大熊猫保护事业发展的快速阶段。一是加强大熊猫科学研究,推进迁地保护。在卧龙建立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成都建立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在自然保护区建立野外观测站,重点开展大熊猫人工繁育以及野外生态学、行为学研究;在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和本世纪初开展第二、三、四次大熊猫调查,摸清四川大熊猫家底。

  二是实施重大生态保护工程,开展大熊猫栖息地保护。通过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大熊猫及栖息地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及自然保护区建设等重点生态工程建设,在大熊猫分布区建成各类保护地95个,其中大熊猫自然保护区46个,超过70%的野生大熊猫和60%的大熊猫栖息地被各类保护地保护起来。

  三是开展廊道建设和大熊猫野化放归,推动小种群复壮工作。2005年,四川在全国率先开展救护大熊猫易地放归和人工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建成石棉小相岭大熊猫放归自然基地和荥经大相岭野化放归基地,先后放归大熊猫13只。结合灾后重建、植被恢复、栖息地恢复等项目,持续开展泥巴山、黄土梁、土地岭、六合的数字表,拖乌山等大熊猫走廊带建设,提高了大熊猫廊道的连通性。

  根据中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数据显示,四川大熊猫栖息地面积202.7万公顷,约占全国大熊猫栖息地总面积的78.7%。在现有栖息地外,还有潜在栖息地41万公顷,占全国大熊猫潜在栖息地总面积的45.05%,野生大熊猫数量从上世纪80年代的909只恢复到1387只,增长52.6%。

  新时期建设大熊猫国家公园,“四个保护”战略推动试点。包建华介绍,从1963年建立第一批大熊猫自然保护区,经过50多年的努力,四川大熊猫保护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实现了大熊猫野外种群数量、栖息地面积、圈养大熊猫种群数量、放归野外大熊猫数量稳定增长,大熊猫科研和保护处于全球领先地位。但是也还面临栖息地破碎化严重、保护与发展协调难、保护地机构分散重叠、科技支撑和服务能力不够等“四大困境”。为此,2017年1月,中央印发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标志着四川大熊猫保护进入新的“国家公园”阶段。

  包建华表示,“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是中央交给四川重大政治任务,是我国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的重要标志性工程。”未来,四川将着力实施完整保护、规范保护、科学保护、协同保护的“四个保护”战略,进一步推进大熊猫保护工作。一是要坚持以保护大熊猫栖息地原真性完整性为核心目标,始终坚持生态第一,突出严格保护、整体保护、系统保护,真正“把最应该保护的地方保护起来”。

  二是科学规划边界和管控分区,在严格控制人为活动基础上,留出适度空间满足公众科研、教育、游憩和生态产业发展需要。三是实行统一领导分级管理,在国家的统一领导下,由省级政府统筹市、县推进体制试点,充分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四是完善民生改善引导激励政策,协调推进生态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增强社区群众获得感和参与度。五是构建跨学科综合性开放性科研支撑体系,加快四川大熊猫相关科研机构建设,加强与相关国家(地区)、全球知名研究机构、国际组织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建设四川大熊猫生态科技园区,打造大熊猫核心展示区。六是推进国家公园法制化管理,加快大熊猫国家公园立法,确保执法管理不断档、不缺位。七是充分挖掘大熊猫多元文化价值,以大熊猫为纽带,融入国家“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等发展战略,做响“天府三九大”的大熊猫名片,努力把大熊猫国家公园建成世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典范。